落叶寒林

第十一章:瑶妹为薛洋打理,的那些事(原著向/不定更)【(#^.^#)回城】

玫鬼:

金光瑶不是个闲人,他是一家之主,凡事诸多任重致远。薛洋对晓星尘如何,他自问是没什么时间想的。


 


这几年兰陵金氏一直在走上坡路,这和金光瑶的努力脱不了干系。他早早晚晚都需要与人交涉,地方不是在金麟台,就是在偏僻的贫困区域。


 


不仅是处理这些光明正大的公事,他的黑历史也在小心翼翼的观察着。


 


脸都是让他给笑僵了。


 


忙虽忙,他也会准时去看薛洋,不然光是这吃食,就没合适的人给他送。


 


——锁灵囊,仙家法宝,分上下中品。


完美保存残魂的锁灵囊,只有上品能办到。


 


越高级便越烧钱,一但制作,别家家主家中的资源都会给掏空一半,不过这对兰陵金氏来说 也就区区十几分之一。


 


锁灵囊早在前一日交给了他。外表做成了普通的素黑,金光瑶监督的时候,提出装饰不必要做。毕竟,这是专门给薛洋的。


 


终于闲了下来,金光瑶到膳房命人做了几道甜的点心。


 


金光瑶有实力,却没有孤傲的架子。哪怕是再不起眼的家仆,他也都笑得和蔼和亲。做面点的师傅熟他,有心提醒吃夜宵不好,金光瑶也耐心的说到没事。


 


刚蒸的点心香气扑鼻,金光瑶提着一盒点心便走进了密室。他打开盖子,把点心一盘一盘的摆了上去,这番作为,与他家主的身份是不太着调,


 


薛洋正趴在桌上,此刻抬起眼看他,是发现金光瑶认真打理的模样真是令人怜爱。


 


“你这样真的有点像我的小媳妇……”


 


“……”又说这些话,金光瑶正想开口说他,却看到薛洋苦笑的神情。


 


昨天还是好好的,今天又不知道是抽什么风:“怎么了?……”


 


“……你会一直这样供我?”


 


一听就知道要说什么,无论是保存尸体的药材,还是生活的必需品,都是他提供的。晓星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集全残魂,薛洋当然也会不确定。


 


都是些身外之物罢了,金光瑶不在乎,便开口冷淡道:“会的,成美。我已经养了你这么久,也不介意养你一辈子。”


 


“到我死?”


 


听了这话,金光瑶不仅触动了点情绪:“你怎么确定你会比我先死?”


 


“大概是因为我不想死在你后头。”


 


薛洋扬起了那张俊俏的脸,此刻得意洋洋的闭眼,是亲昵的出了声:


 


“抱我一下。”


 


“……”


 


许久没等到回应,薛洋睁开眼睛一笑:“什么也不做。”


 


此话一放,金光瑶只好对他张开了双臂。薛洋起身,二话不说是狠狠抱了上去。


 


这个拥抱不像之前的那么色气,简单的环绕让薛洋觉得温暖。感受着对方在肩上的呼吸,他很乖的把手臂搭在他的腰没有乱动。


 


乌纱帽面料柔软,触到脸皮上很是滑腻,他的发丝带香,原本是微乎其微,薛洋却觉得可以香昏人的头脑。


 


“和以前的感觉一样。”


 


金光瑶无话,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可以说的,任由他抱了一炷香,二人才分开各自去做自己的事去。


薛洋带晓星尘来到金家照料的时间已经有五天,而今天这天,是第六天。


 


霜华和降灾被薛洋叠在了一起,金光瑶扫了一眼,心里是觉得怪怪的。


 


“我回义城了,金光瑶。”薛洋弯下了腰,对他笑咪咪的道。


 


昨夜抱他的时候金光瑶就隐约猜到,所以心中也没起什么波澜。他坐姿端正,慢悠悠的在书上翻了一页。


 


“……你是不是还会去栎阳?”


 


薛洋阴险的笑了笑:“你真懂我……”


 


金光瑶还是那认真模样,就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抬给他:“做干净点,不想再帮你收拾了。”


 


“你的话,我是记着的。”笑意绵绵,他轻轻附在他的耳旁,坏坏的吹了口气


 


这口气让金光瑶猛地震了一下,他忍不住伸手捂了捂耳朵,淡淡道:“别再回来了。”


 


薛洋走后,殿中就多了很多书信,全是薛洋写给他的。金光瑶一开始还颇有趣味的打开看看,后来又是闷闷的丢到了一旁。


 


里面都是些鸡皮蒜毛的小事情,不是说今天买的苹果酸了,就是发现晓星尘的尸体哪里哪里变了有趣了。


 


薛洋呆在那座没有活人的义城无聊。金光瑶在则在繁华的世中繁琐。两个人都是互相极端的这么着活着。


 


再一提,金光瑶说别再回来,薛洋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的。没过一个月,薛洋又是跑到了金家来,而这次比踢门更过分,是直接偷袭,把人从床上偷偷抱了下来。


 


金光瑶只穿了一件中衣,人也是在颠簸中醒的。隐约感到有人在抱自己,金光瑶猛地一愣,便惊的抬起了头来,顿时对上了一双笑咪咪的眼睛。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薛洋看他醒了,便出了声:“我今天半夜突然很想,可以吗……”


 


“成美,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你的妹妹还在呢,我不能在里面办事,出来找个隐秘点的草丛就行。噢,对了,我这次还带了工具,不会弄疼你的。”


 


薛洋边说边笑,金光瑶则是要给他气死了。


 


“你的晓星尘呢?”


 


“我藏的好好的。”


 


“呵,你就不怕丢了?给我滚回去!”


 


薛洋笑着,眼中流露出一丝残忍,随后又变得柔和:“我当然怕丢了,但我更想来见你,所以为了防止意外,你能不能主动来见我呢?”


 


“我说过不见。”


 


“总会有难以忍受的时候吧。”


 


“……”


 


“况且,晓星尘已经是我的了,跑不掉。无论是他的剑,他的人,他的全部,包括魂魄,也全会是我的。”


 


顿了顿,薛洋又看向他:“但你还不是呀,敛芳尊。”


 


金光瑶看着他没有说话,也懒得开口。他猛地对薛洋出手,两个人便跌跌撞撞的在草丛里撕扯了起来。


 


金光瑶的拳头打上去也不是轻的,常人受了也会捂着缓那么一会。而薛洋挨了几下也不觉得痛,迅速按住拳头便把他人压的动不了了。


 


薛洋看着他:“我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


 


金光瑶身上的衣服本就单薄,撕扯几下便露出了雪白的胸膛。


 


这次没有劝他,他看着薛洋片刻,突然是诡异的一笑。


 


“你若是敢,日后会后悔的……”


 


薛洋只觉得他有趣,笑咪咪的覆上了手:“我当然敢。”


------------(大家好,我是未完君)--------------


其实我写了两个方向但一直在纠结还删了好多= =但最后还是决定不虐,虐太难受了 =. =加上手残...咳......咳咳...


有私设......OOC我的......

评论

热度(122)

  1. 落叶寒林玫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