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寒林

晓星尘人物分析——《甜心》篇后记

玫糜:

不想断更,拿半年前的文混一下,这篇应该放主博。原文【甜甜的甜心~


看这篇分析前,也许可以再看看我对义城时间线的分析~【薛晓年龄差不足一年,义城时间线整理 点我走WB


美咪:



不写文时一直觉得,作者有话说这个功能,是最没用的。但当了作者,才发现真的忍不住,还是想聊聊。


《甜心魔鬼情人》的后记,以及晓星尘人物分析。大家如果不同意人物分析里面的观点,可以跟我和谐探讨,不要吵我,不要骂我……毕竟我写的时候,一直在担心,我会不会太变态,我会不会被挂。


 


首先让我由衷地感谢弦哥。作为我入圈之后的饲养员,在《甜心》这篇文上给了我莫大的帮助。在我忍不住剧透给她[下]的剧情之后,她便开始在“你这里不对”和“你写得没问题相信自己”之间不停转换,督导与鼓励着我。


这篇文,我抄袭了原著。


明明完全按照原著的剧情而来,可写着写着,竟然写出了震荡自己的感觉,因为写得过程中,我终于彻彻底底想通他们为什么是双箭头。


我17年7月9号看得《草木》,入坑,直到我写完《甜心》的中篇,10月29号,我才彻底想通晓星尘对薛洋有箭头。


写完我都恍惚了。不知道谁能理解这种心脏巨震头脑发蒙的感觉。我反复问自己我OOC了吗,这太OOC了吧,写到把自己写怕。


但我又觉得我写得特别合理。所以我其实是把自己说服了,哦,晓星尘对薛洋有箭头。


 


薛洋呢,对于我来说,是完美的。完美,意味着他的每一处,都为我的口味而量身打造。作者为什么要创作他、他为什么是这个感情、他是为什么这么想这么做,我不用去刻意强迫自己体会,顺理成章、自然而然地就可以感同身受。一直以来我与他顺其自然地共情着,只要一写他,我就是他本人,写起来又爽又轻松。


你让我分析他为什么这么做,我说不出来,我觉得就该这么做,没有为什么啊?我好理解他啊。


然而写这篇文时,我疑惑了,他在我眼前突然就变得模糊起来。明明在我眼里显而易见的他,明明我就是他,怎么薛洋却成了我需要反复向弦哥确认的人物:他会这么想吗?他为什么要这么想?他怎么会这么做呢?


全是因为这篇文,我第一次尝试代入了晓星尘。我发现,我的天啊,原来代入晓星尘来看,薛洋如此神秘莫测,模糊朦胧,晓星尘心里居然一直是他在单相思薛洋,薛洋才是没有箭头的那一个。(之后我又抽离出来,让自己作为旁观者去思考薛洋,发现我第一遍的想法是对的。这才松了一口气。)


 


所以我来分析一下我眼里的晓星尘。


分析人物,切忌只看表面,切忌只记一句话。细节丰满人物,他自己选择的、影响人生轨迹的大事才是应该是人物的骨架。


虽然我没看过几篇薛晓同人,可给我大方面的印象呢,是晓星尘在同人里,属于被人只看中细节而忽视骨架的角色。


晓星尘自主选择的、影响人生轨迹的大事是:下山——婉拒所有世家邀请、想要建立违背旧秩序原则的新秩序——三省擒人——把一双眼睛全送给宋岚——放弃流浪与薛洋定居在义城——自尽。


 


这几件事我用一句歌词总结晓星尘的性格:你的暴烈太温柔。


 



  • 下山



 


我学过些皮毛心理学,看人时总是要忍不住结合他的原生家庭去分析,儿时的经历,才是影响一生的经历。抱山的教育模式放到现代,就是“不让孩子去上学自己在家教”,这样你不管有多少个兄弟姐妹,他都是封闭的、单一的、简单的、非社会性的。


晓星尘在这种单一环境下,思维不够变通,眼界不够开阔,培养出来的性格非常容易走极端,因为母亲本身就在走极端。


这种不染尘埃的、保护在象牙塔里的儿时经历,养成晓星尘天真的性格。想不天真也不行,因为你没见过别的人,你不知道怎么去复杂。


 



  • 婉拒所有世家邀请、想要建立违背旧秩序原则的新秩序



 


他婉拒所有世家邀请,是因为眼界不开阔造成的孤高自傲,心底里认定一个就不认同另一个。试问,你放在哪个世界里,企图建立新秩序的人,内心会不叛逆?放到别的作品里,不很好理解这种叛逆吗?他根本看不上旧秩序下自甘陈腐的那群人。


他的眼里,最能看见大爱,具体的人相对来说会比较小。世间、百姓、天下,是大爱里面的。你让他看世家中人,这个人他觉得你怎么这么迂腐、那个人他觉得你为什么这么庸俗、再一个人他觉得你别这么市侩行不行,他心里是不理解不认同的。


你觉得这里OOC了吗?不……全是因为他经历太少、和人打交道太少的缘故。经历得多的是蓝曦臣,蓝曦臣才是真的对大大小小、所有的事都包容。然而晓星尘经历得不够,对和他不同的事并不能深刻理解。


 


但这里的不能,并不是他见一个坏事就要上去动怒。他本质是善良的,包容的。下山后,见到的全是新鲜事物,他在不断吸收营养、汲取知识,不停地丰富着自己的认知。属于飞速成长的阶段。他只有一个从小而生的底线与原则。越了他的底线原则,他就固执地抓你,三省擒人;在这个原则之上,你可以肆意妄为,掀摊子,他也“不带谴责”,只是好言相劝。因为这个底线之上的不同,是多彩世界的新鲜,全部能带给他“有趣”的体验。


 


说到这儿自然而然地带出晓星尘为什么笑点低的原因。


我觉得,太好理解了,完全不用作者强调。为什么笑点低?当然是因为教育太单调、见过的世面太少的原因啊。这不是必然的吗。


下山后的世界,太可爱了,多姿多彩,山下的太阳,比山上那日复一日的太阳,好看多了。下了山,就算看人吵架、看人骂娘、看人掀摊子,都能丰富他的世界观,都能让他觉得有趣。于是,薛洋的倒打一耙,他才会忍俊不禁。


恨这个世界的,一定笑不出来。晓星尘爱这个世界,爱一草一木,一花一树,都让他热爱,所以他才爱笑。爱这个世界,才有着济世的梦。


薛晓的双箭头,完全不需要“我一见你才笑”去论证。晓星尘笑点低,是必然的。


 



  • 三省擒人



婉拒是清高、建新是叛逆,那么最能体现晓星尘天真这个特点的事件,便是单打独斗与薛洋背后的金家死磕。


他与人打交道太少,凭借自己的经验觉得,做好事就一定会被所有人支持、会成功。处在一个标准的守序善良阵营。他在没有任何势力背景的情况下,不求助任何人,与金家对着干,认为可以成功,实在是相当天真。


天真得有些幼稚了。


聂明玦同意他的观点,但聂明玦这种行为就没问题,他的背景深厚,可以与金光善抗衡,他的硬实力、他家族的硬实力,都必须让人忌惮。晓星尘有什么可以让人忌惮的?唯有口碑而已,这只是软实力,过几年,人们就淡忘了。所以他不求助任何人的行为,真的想得太过简单。


全书最最天真烂漫的人设,秦愫都抢不过去。


 


聂明玦没死,他还不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问题。聂明玦一死,他不屑于去求助的靠山倒了,他便被疯狂地反弹了。


 



  • 将一双眼睛全送给宋岚



 


孤傲、叛逆、天真,证明完毕,该证明决绝了。


其实不光给眼,晓星尘的每一件大事,全部都能透出他这个人骨子里的决绝。


 


他温和的外表,仅仅只是外表而已,是良好的教养下形成的。而他本身的性格,是激烈、义无反顾的。放到游戏设定里,他就是卖血狂战士,有着自我牺牲主义倾向,无法看见别人牺牲,牺牲自己就没有心理压力轻而易举。


 


试问如果不决绝,为什么要一双眼睛全给,而不是只给一只?


(这里我说句题外话,有人会反驳不给两只眼故事怎么进行?这是作者的锅。哎我真的,非常!非常!讨厌分析人物分析剧情的时候,加入作者。要是真想分析,就一字一句去思考他为什么这么做,而不是作者这里是不是BUG。比如一个例子,讨论孟瑶杀了温若寒,救出聂明玦后,为什么背后没有追兵,三尊可以在空地上大谈特谈?我说:呃,剧情需要吧;弦哥:应该是孟瑶从密道里逃出去的。我:恍然大悟,那么孟瑶这么了解密道,杀温若寒,就是早就准备好的。蓝曦臣能出现在那个地方,也应该是他设计好的。阳泉奇袭之所以会失败,是孟瑶提供的情报本来就是错的,他就是为了在聂明玦面前演出那段杀温若寒救聂明玦的戏码,并且让蓝曦臣来劝服聂明玦。←故事一下子就理出来了。而不是:哦这里是作者为了剧情需要设计得,然后不去思考了。)


 


说回星尘,为什么给一双,因为他的性格内敛中透着偏激决绝。觉得对不起,那就一双眼全给,为你付出我能付出的所有,毫无保留。


所以薛晓为什么是双箭头?


因为我一见你就笑?不,一见你就笑是结果,本因是因为,一但晓星尘喜欢上谁,他就会义无反顾地付出自己全部真心。


 


我觉得,在修真文这个背景中,薛洋是晓星尘的救赎这一点,也许显得不太明显,所以我换成了现代PA,感谢现代开放的生活方式、包容的性取向,他俩在一起之后,把薛洋是晓星尘救赎这一点,变得特别明显。


 


失明对于梦想的摧毁程度、对于晓星尘的打击,是巨大的。他还可以夜猎,可再也没有能力实现他曾经的宏伟蓝图了。


这个时候,薛洋出现了。


 


因为你是我的眼,让我看见这世界就在我眼前。晓星尘如此热爱的这个世界,他自己看不到了,薛洋来了,薛洋为他拿剑,做他的眼睛,指引他的路,告诉他世界依旧很精彩,晓星尘觉得,瞎了也没关系,他又可以爱这个世界了。


这是多么值得他开心的事?他眼中的那些大爱,可以通过薛洋去再次感知,那么,薛洋怎么可能不是他的救赎呢?


 


他本身性格,天真决绝热烈,一旦认定了谁,便会倾其所有的付出,薛洋成为他的救赎之后,他又怎么可能对薛洋没有箭头呢?


这点,是我10月29号刚刚想通的,想通后我哭得几乎不能自抑……因为我发现否认了晓星尘对薛洋的箭头,就是否认了晓星尘身上最可贵的品质:那份决绝地奉献。


这近四个月来对这个CP的热爱,一瞬间得到了他本人的支持和肯定,让我觉得,爱上这个CP我真的好幸福……


 



  • 放弃流浪与薛洋定居在义城



 


双箭头证实出来了,那么我们来加深一下吧。


我喜欢翻唱《镇命歌》那首《忘川》里面的一句话:释怀宏愿、贪恋微暖,两心度平凡。


释怀宏愿,晓星尘,真的已经放弃他的梦想了,连云游做个散修都放弃了,他对薛洋产生了归属感,他选择安家了。


立业无望,还可以成家。


 


原作有一段话——


薛洋亲昵地道:“最近咱们晚上都没再出去杀走尸了吧?不过前两年,我们是不是隔几天就去杀一堆啊?”


前两年出去,这两年晚上没有再杀走尸。这个世界的怪物,不光是走尸,但走尸是最主要的一种怪物。那么这两年没再出去,可以说,他们就是在家,腻腻歪歪地窝着过日子。云游出门帮忙夜猎,成为了寻常家庭旅游一般的节目,就像周末去县里吃烧烤、去临市待两天、把阿箐安顿好去再远一点的地方玩几天,成了日子的调剂。


他们在过小日子。


 


我刚才分析了,晓星尘眼里,是大爱,最值得爱的“人”,是“百姓”这个概念。而具体的人,相对来说在他眼里就小了。然而当经历了巨变之后,他改变了,成长了,对世界的爱不再那么大而空。从他和薛洋偏居一隅可以看出,他的爱,变小了。


那么他的大爱便全集中在薛洋一点,通过薛洋去释放这份大爱。他的爱终于不再大而空,而是缩在一点,小而浓。


这时的他,从守序善良,转变成了中立善良。


 


下山就是不想忍受封闭的生活,然而因为薛洋,又开始了封闭的生活。沿用了原生家庭带给他的、最为肌肉记忆的模式,毕竟最熟悉的,才能带给人安定的感觉。


薛洋让他新鲜,薛洋让他安定。


 


这里再说回笑点问题。就算晓星尘笑点低,他也不会因为世家中人而发笑,下山那段写了,他看世家人,这个迂腐、那个庸俗,触犯了他原则问题,他对金光瑶的笑,礼貌而疏离。他的大爱在平民身上,薛洋这种底层出身的人士,才更能让他发笑。薛洋是为晓星尘量身定做的笑点。


薛晓这对的彼此吸引,简直是流传了千古的经典模式。看看风流话本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小姐,哪个不会为了叛逆幽默的痞子心动?


痞子潇洒风流地站在那里,就够天真没见过世面的少艾心动了。


而痞子的箭头呢……我又分析不出来了,我觉得痞子爱清纯简直天经地义,你让我分析,我真的说不出来,因为,难道还有别的可能吗?


 


 



  • 自杀



 


有同好交流的时候,对我说,晓星尘是一个很韧的人物。我:……


那个……真的看不出来。有人若看出来了,可以试着说服我。


晓星尘,是一个别人一见,就不自觉地去保护他的人物。魏无羡:别告诉他真相啊!宋岚:我绝不能告诉他真相;阿箐:不能让道长知道真相;薛洋更是如此。大家都知道他受不了。


那么来对比一下蓝曦臣,魏无羡:蓝宗主啊金光瑶他BALABALA,他还利用了你杀了聂明玦啊BALABALA。蓝曦臣:……我坚强!


然而晓星尘一下子就玉碎了。


 


我一直爱形容星尘是玉做的人。温润易碎。他很脆弱。


为什么很脆弱?下山之后,还没吸收完知识,没过多久就历经巨变,巨变之后又龟缩在义城,过着平凡的生活。他的经历,依旧不丰富。


蓝曦臣小事大事大事小事连番轰炸,被打击着成长;他是顺顺顺,被大事打击,再顺顺顺,被大事打击。可以说,他一生只经历过两次巨大的挫折,第一次他奉献了双眼,因为薛洋的出现,救了他,他才“眼睛不常流血了”,才挺了过来;第二次打击,他连薛洋都没了,直接崩溃。


 


好吧你说谁遇见这种事不脆弱,也对。平时他挺韧的,也对,哎呀我不管了,你就认为都有都有吧(这不是写分析吗怎么突然这么随意起来???)


 


来说回自杀。我入坑时候就说,晓星尘这个无意识的报复,真是太厉害了。那么写的时候我就想,他到底是无意识的报复,还是有意识的报复?


无论如何,晓星尘这个报复都漂亮。原著里,报复这点,不是太明显。于是《甜心》里,我把他设定成了有意识的报复,为了突出他的“报复”。(再次赞美现代社会开放的爱情观。)


《甜心》借用了弦哥给我想的一句话:手中剑,济世梦,心上人,全没了。


你杀了我的心上人,我也杀了你的心上人好了。(OOC了,住手)


 


《甜心》里,薛洋因为晓星尘开木仓发疯,认为自己必死无疑,对晓星尘说你杀了我你也会痛苦一辈子,因为我是人渣你也爱我,你表面温和内在决绝暴烈的感情,一辈子都抽不出来。我死了,我也赢了。


晓星尘把枪举到自己头上后,薛洋紧张地说:我又不在乎你,你以为这样就能报复我?


晓星尘摸到戒指上的XYLOVE XXC的字样——如果他真的不在乎,戒指上会刻CM,免得被自己发现质问XY是什么意思,然而薛洋坚持刻了XY——他知道他自己在薛洋心中,是有位置的,于是笑着,饮弹自尽。


 


他的箭头,他的报复,在原著里也许不是太明显,不是一个人对我说,草木明明是薛洋的单箭头,我以前竟然也是这么认为。


但《甜心》里,他的箭头,他的报复,显而易见,所以我整个人,边写边懵边震撼。换个视角,换个模式,原来眼界会变得开阔。


 


我眼里的晓星尘人设,我基本分析出来了。


大爱、牺牲、奉献、善良、天真、幼稚、清高、矜傲、自赏、叛逆、决绝、脆弱。


同不同意的,反正我基本不变了……


 


《甜心》这篇文,前前后后,我一共五次崩溃大哭。


一次就是写《中》的时候,我吃完早饭很困,写不下去,弦哥说,喝酒吧。于是我喝了两大杯白酒,整个世界都飘忽了,然后写星尘,突然就理解了星尘的箭头。历时三个多月没想通,用了两杯酒,理解了,酒真是好东西。


 


一次,我正在构思《下》,关于救赎的问题,和弦哥聊我那篇《夜宴》,我说这里的薛洋救赎变成了金光瑶,他有了爸爸,那么晓星尘对于他来说,不就可有可无了吗。他们就算恋爱,会七年之痒,会为了一点小事分手,会想普通高中生那样,谈个恋爱,大学就各奔东西。我不接受。


他们是彼此的仇人,却也是彼此的救赎。他们就是彼此的唯一。我爱的就是这种唯一感。薛洋如果不是这么黑,他如果不是这么走极端,我根本不会这么爱他。可他是因为不幸才去走极端的啊。


我发现我无法放过他……


发现这点,半夜十点,哪里都没人,四周黑黢黢的,我在河边哭得撕心裂肺。怎么HE?怎么甜?怎么给他一个好结果?我做不到……我到底是爱他还是恨他……我觉得我好对不起他。


 


剩下两次,是星尘眼睛确诊,薛洋说不会走,和《我只在乎你》那里,就是救赎感啊。晓星尘看到了天使……


 


还有一次,是我写最后说真相那段的大纲,虽然我抄袭了原著,拘泥于原著剧情。可是难受拘泥不了,难受是新的,难受不能抄袭……我又为了我的剧情重新哭了一遍。


我写文太容易共情了,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样,总之我写个文,真……哎……不说了。


 


这个后记一开始那么认真,到最后完全成闲聊了。随便吧,其实就是想聊聊而已。


 


最后谢谢大家红心蓝手评论点赞这篇文。




评论

热度(1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