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寒林

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风城:

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最近在看这本书
想写一个晓薛版的
里面有一句话我是听过来的
我觉得放在这偏文里比较合适
引用一下,为了不影响观看我把那句话打在文章下面


这次的这位患者是我师侄让我去看的,我师侄叫魏无羡是一位实习医师,不过天赋异禀,我告诉我的时候和我说我很有必要去看看
这位患者前几天刚刚出了车祸,失去了小指,然后他告诉他的好友金光瑶说他记起来了前世的记忆
他的好友觉得他有病,几次疏导后,毫无办法,送到了这里来


我被师侄领到了这所房间门口,刚刚开门就听到这位名叫薛洋的患者赶我出门,师侄很诧异,叫我出去等待,过了十分钟,他出来后说道“抱歉啊小师叔,他和我聊的时候没这样的”
我笑了笑,表示没关系
接着我推门进入了房间
本来觉得我会被他怒视或者吼一顿,没想到场面倒是十分安静
他:“晓星尘?”
我“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因为爱情”
我笑了起来,我觉得他这种性格不应该在这里,应该是一位很开朗的少年,我觉得他很有意思
我“我觉得你很有意思,不过你为什么一直不愿意看我?”
他“你管我?”
我被哽了一下
我“我师侄说我应该见见你”
他“就魏无羡那个基佬就是个被压的份”
我“我记得他并没有告诉你名字”
他“就算你们不告诉我,我也知道”
我“为什么?”
他“因为我在前世见过你们”
我“你为什么会相信有前世”
他“本来我也不相信,但是这个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了所以我相信”
我“我们不要像这样审问犯人一样一问一答好不好,我们聊会天”
他没有说话
我“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我“你刚刚说我师侄的基佬”
他“嗯”
我“我看他性取向挺正常啊,有可多女性朋友呢”
他“呵,你估计是没有看蓝忘机看他那个眼神,像黏在他身上了”
我“但是,这种事情是双方的吧,我看我师侄并没有意愿呢”
他呵了一声然后没有说话
我转移了一个话题
我“既然你知道我的名字前世一定和我认识吧,我和你的关系怎么样”
他好像顿了一下,过了好久才回答道“并不好”
我“啊..我觉得你挺好的,我还觉得我会和你成为朋友呢”
他并没有说话,一直低着头,我准备停止这次谈话他突然问道
他“你...有糖吗?”
我点点头,从口袋里拿出糖
不知道为什么,我成年后就喜欢在口袋里装两颗糖,几乎每个衣服里都有
他小心翼翼的把糖接过握在手里并没有要拆开吃的意思
他比我矮好多,特别瘦,他的朋友家庭十分富裕,对他也极其好,向上辈子欠他一样
他不应该这么瘦的
我内心范起了心疼,想揉揉他的头忍住了
我出了房间
我师侄在门外等着我,旁边还有蓝忘机,可能因为刚刚的谈话我看他们的眼神都有点不正常
师侄“小师叔怎么样”
我“他好像不喜欢我”
师侄“不应该啊,我当时见到他的时候他直接说出了我的名字,我连口都没有开”
我“他说他有前世的记忆”
师侄“是啊,他还问了你的呢,不然我怎么可能把你带过来”
我愣了愣,想了想随后说“师侄我想照顾他”
通过各种渠道我终于把薛洋带回了家
薛洋很奇怪,他特别喜欢盯着我,但是我看他的时候他又特别慌张的移开目光
在某一天的雨天,薛洋不见了
我满大街的找他,发现他蹲在一棵树下,全身上下到处都是血,我内心一惊,别是病症又加重了又有自残倾向了吧
我伸过手想拉起他,手却被他打掉
他“晓星尘你为什么要管闲事!就是因为你这悬壶济世的性格救了一个完全不该救的人!就是因为你这软弱的性子你连最后拿剑和我同归于尽的勇气!就是因为你,我当时被金光瑶追杀到重伤你就应该一剑捅死我,你抹什么脖子啊,你以为你自己很伟大吗?留我一个人在义城你以为我就开心了吗?”
“我告诉你,我开心!我可开心了!我把我们生活的义城屠尽,我把阿箐那个小瞎子掐死,我把宋岚做成凶尸!”
他像当时那样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眶微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最后他像是崩溃了一样
“救什么世界啊,救救我啊!”
我心中一阵抽疼,上前把他抱住
“道长...晓星尘...晓星尘....”
我根本不知道他口中所说的一切是什么,我只知道,他很伤心,我也很伤心,我想抱他
我也想亲吻他


晓星尘扣住薛洋的后脑,小心翼翼的凑到薛洋嘴边安抚似的吻了吻他的嘴角
两人都是第一次亲吻,没有任何经验,只有最原始的吮吸 撕咬
因为薛洋刚刚哭过,立马就没气了,在晓星尘怀里一抽一抽的
“走吧,回家吧”晓星尘抱起薛洋就往家里走去
或许我根本听不懂你说的什么,但是我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你







救什么世界,救救我啊
我当时听朋友说这句话我的心都要被刀子戳爆了

评论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