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寒林

【优米】自杀

一只啊K酱: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请多关照
*但愿排版没问题(๑•́ωก̀๑)



- 1
   这已经是百夜优一郎这个月第十次拦下想要自杀的百夜米迦尔了。
  “你不是怪物,你是我的家人!”百夜优一郎踹开浴室门冲进去夺下金发人儿手里的剑扔出去,紧紧抱住他安慰“所以,答应我不要再寻死了好吗?我好不容易从帝鬼军手里保住了你。”
  百夜米迦尔苍白的脸上浮现出微笑,抬起手回应优一郎的拥抱:“好。”


- 2
  人类取得全面胜利之后,除了少数逃出的吸血鬼,其他都遭遇了惨无人道的虐待。当自己站上强者的位置面对曾经的仇人,没有人会选择心软。
  百夜米迦尔是优一郎费尽办法偷偷留下来的,当然也要感谢筱娅队的朋友们帮助。
  不过留下来也并不能意味人生的happy ending,不能独自出门,出门就要换妆,还要随时接受优一郎找到的各种各样传说让吸血鬼变成人的秘方。偷偷残留下来的吸血鬼米迦尔真正过上了和优一郎相依为命的生活。


  “不,不是相依,是我单方面依赖小优才对,”米迦尔蜷缩在床的一角,看着对面墙上贴着的两人合照“小优……”
  到了凌晨,才传来钥匙的转动门锁的声音,米迦尔一跃而起,冲到了客厅迎接自己的同居伙伴。
  “小优今天怎么这么迟?”身上还有酒味,后半句米迦尔没有说出来,只是把往常的扑过去拥抱改成了扶着对方。
  “喔!今天和筱娅他们喝了一点酒。”
  金发的吸血鬼垂下眼噤了声,哪怕是现在他也不是很开心优一郎和那几个人类在一起玩。一般这个时候优一郎都会识趣地岔开话题,可是喝酒让人ky,于是优一郎依然挂在因为停止成长已经比自己矮了半头的米迦尔身上絮絮叨叨。
  “君月最近找了一个女朋友喔,还以为他这个死妹控不会有这种粉红的事情发生诶”
  “……”
  “与一又升了军衔,我的朋友真的好优秀!”
  “……”
  “对了,说起来今天筱娅向我告白了。”
  米迦尔心一痛,甩开了身上的醉鬼。“你快去洗澡吧。”
  “一起洗嘛,我自己好像没办法洗澡。”醉鬼优一郎又重新挂在了米迦尔身上并带着他向浴室方向走去“我真的没想到筱娅会告白诶你也不会想到我也有被人告白的那一天吧。”
  “你们每个人都说我是笨蛋处男,结果哈哈哈哈并不是这样嘛!”喝醉的优一郎一副没有发现身下人的挣扎的表现用双臂禁锢着对方笑哈哈地和他一起坐进早已备好水的浴缸中。
  “喂!衣服!”米迦尔转过头,对上对方完全没有清明的眼神,叹了口气,转过身帮他除掉在水的作用下紧贴在身上的衣服。
  “衣服啊,什么衣服?筱娅今天似乎穿了一条紫色的短裙,和她头发很相配呢。”优一郎一边配合地让米迦尔帮他脱衣服,一边认真地回忆。
  “哦。”


   浴室的暖光下,决心无视优一郎说话的米迦尔不由艳羡地盯着被脱光的优一郎结实的裸体,“果然二十多岁和十多岁是有区别的啊。”米迦尔忍不住伸出手抚摸着对方的胸前的肌肉。
  “什么区别?”优一郎突然握住了胸前作乱的手憨笑。
  回过神的吸血鬼受到了惊吓,起身甩手“我,我我要出去了!你自己慢慢洗吧!”
  “别走啊!”已经面红耳赤的米迦尔被优一郎猛地大力一拉,一头摔进了优一郎的怀里。
  耳边传来优一郎的平稳有力的心跳,米迦尔一时之间有点不想离开这个怀抱“呐,小优,你答应了吗……”
  “什么答应?” 
  “柊筱娅的告白啊。”米迦尔抬起头,吸血鬼独有的红色眼睛在朦胧水汽中闪着光。
  优一郎怔愣了几秒,“什么告白?” 然后低头吻住了怀里人的唇。
  ……


- 3
  第二天米迦尔是在优一郎的床上醒来的。
  睁开眼的吸血鬼很快记起来昨晚,或者说凌晨发生的事,按压了几下有点昏沉的头,又数了三遍身边熟睡的优一郎的睫毛,扒开了对方环着自己的手臂,轻手轻脚的起床准备做早饭。


  优一郎则是被短信的铃声吵醒的,看到备注为【可爱的女朋友筱娅大人】传来的早安短信,笑着回了同样的一句话。
  “小优你醒啦,早上好!洗漱一下来吃早饭吧。”只穿了一件下摆到大腿的衬衫的米迦尔端上了最后一个盘子,看到优一郎从房间走出来赶紧招呼他吃饭。
  “我昨晚喝醉了对吧?”优一郎坐在了米迦尔旁边的椅子上。
  “对啊,伺候醉鬼真的太麻烦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喝那么多酒!”
  “哈哈,麻烦你了,”优一郎挠了挠头,“对了,米迦,我昨晚有没有告诉你我和筱娅在一起了?”
  米迦尔拿着勺子的手一下子脱了力,勺子与碗发出清脆的撞击。“是吗?”米迦尔努力稳住自己情绪,桌下的左手死死掐住自己大腿。
  “是啊,如果我和柊家人在一起,也可以更好的保护你嘛。”
  米迦尔扯出了一个难看的微笑,“我有点困,先回房间,你记得洗碗。”
  “交给我吧!”
 
  不是说吸血鬼没有眼泪吗?站在房里的米迦尔看着窗户上自己的倒影,感知到脸上有冰凉的液体划过,他茫然地伸出手抹开放进嘴里,“没有味道啊。”然后,就突然地想起晚上带着酒气的吻。


  米迦尔走出房间的时候优一郎正准备出门,他深吸一口气,跑过去闭眼抱住他。
“小优,我喜欢你,最喜欢你了。”
  “我也最喜欢米迦了喔!”优一郎转过来摸了摸对方柔软的金发,“今天不会那么迟回家的!”


  结果,也没有很早啊。
  米迦蜷在沙发上盯着挂钟的指针。
  【小米迦真的不撤退么?】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最后一场战争前费里德 巴特利的话。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来着?米迦尔捂住了头。
  【那我也不撤退了,不过可不是为了你喔,吸血鬼大危机,我得去看着克鲁鲁的笑话~】
  【你心心念念的小优又给了你多少?把人生全部寄托给他还不如寄托给我吧哈哈哈哈!】
  【受不了的话,就自杀吧。】
  最后回忆到的是那个骄傲的吸血鬼将手里的剑刺向自己的画面。他记得当时听到这句话时自己从没想过会有受不了的一天,毕竟,虽然他一无所有也变成了吸血怪物,但是还有小优。
  “有小优就够了,可是,”时针划过了十二,优一郎还是没有回来。“我,没有,小优了……”


- 4
   优一郎开始发现他珍视的家人米迦尔变的郁郁寡欢时并没有太过在意。直到他在自家楼下看见没有任何伪装就出门的米迦尔。
  “你疯了吗?”他冲上去脱掉外衣蒙住米迦的头,拦腰抱起就向楼上奔去。“如果被发现的话,那群帝鬼军不会放过你的!”
  “也不会放过我,”注意到米迦尔的僵硬,优一郎放缓了语气,“拜托了,想出门的话告诉我,让我陪你,这样安全很多。”
  怀抱里米迦尔怯怯搭上优一郎的肩。“小优……”


  之后米迦尔便开始了绝食,可惜他低估了自己身体的求生意志,在三天后优一郎踢开房门抱起墙边虚弱的快丧失理智的米迦尔时,不用优一郎劝说他就一口咬上了对方的手臂。


  米迦尔只好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剑上。
  于是在优一郎心头浮上不详预感翘掉会议飞奔回家的后,就看到了自己的同居竹马拿剑准备刺向自己的情景。
  打落剑后优一郎真正意识到了自己面前和自己同龄的吸血鬼美少年郁郁寡欢的后果。
“米迦,有什么事情和我讲好吗?我完全可以让你依靠的啊。”
  米迦尔垂下头,其实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怎么想,只知道脑海里不停回响着费里德的那句“自杀吧。”
  “自杀吧”,“自杀吧”,“自杀吧”,那就自杀吧,反正他确实厌恶着自己和生活。


  优一郎请了长假在家里全身心陪着米迦尔,同时也在与一的建议下开始研究抑郁症等心理疾病。
  可是我没有病啊,我只是想自杀而已。米迦尔看着优一郎的床头堆积的一摞心理疾病方面的书,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不过这种生活也有好处,至少优一郎每天都陪着他,也重新开始了十多年前同床共枕的生活。像小时候一样呢,米迦尔这样想着又偷偷往优一郎的怀里靠近一点点。
  “米迦,不要离开我……”耳边是优一郎的梦呓,米迦尔睁大了眼睛,对脑海中的费里德说“你看,我有小优,我怎么能自杀?”
  “自杀吧”,“自杀吧”,“自杀吧”,“自杀吧”,脑海中的费里德更加肆无忌惮地说着,米迦尔把头埋进了优一郎的怀里,“好,但是现在我要睡觉。”


- 5
  第十一次拦下米迦尔的时候,剑已经没进了一点。
  优一郎慌神的擦着米迦的血,声音带着哭腔 “我求求你,就算为了我也好,不要再试图自杀了好吗?”
  米迦尔主动抱住优一郎,神色无措地咬住他的脖颈。
  “不要离开我,我不想再失去你……也不能接受世界上没有你……你再给我点时间,我会让你变回人类的……不要再自杀了……求你了……米迦……”
  米迦尔松了口,舔舐了一圈咬出的伤口,脑海里的声音和优一郎的交杂在一起,吵的他头疼。
  “呐,小优,我死了你会很难过吗?”
  “当然了!”优一郎钳制住米迦尔的肩膀吻上他的额头,“所以,拜托,不要再寻死了!”
  米迦尔用手摩挲了一下残留的温度,一个月来第一次感应到了安心。“好,你放心吧,我怎么会让你难过呢……”


- 6
  “我怎么舍得让小优难过呢?”
  一个星期后,只穿着一件下摆到大腿的衬衫的米迦尔蹲下来检查被他下了毒的优一郎的鼻息。
  “小优真是脆弱啊,这样就不会看到我自杀了喔……”
  “自杀吧”,“自杀吧”,缠绕了自己几个月的声音也慢慢减弱直至消失,米迦尔怔怔看着窗户里自己和优一郎的倒影。
  “不是说吸血鬼没有眼泪吗?”他茫然地伸出手抹去脸上划过的冰凉液体又放进嘴里,“血的味道啊……”
  百夜米迦尔俯下身将唇贴上已经变的冰凉的优一郎的唇。
  然后拿起身边的剑刺向了自己的心脏。
  墙上的挂钟,时针悄无声息地划过12。
 


-  7
  警察打开门进去的时候,客厅里横着百夜优一郎的尸体,尸体的胸口上一把吸血鬼的剑静静躺着。茶几上摆着一部手机,短信拦里有一条来自备注为【可爱的筱娅大人】的短信。


评论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