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寒林

【费米】问

兰凤修:

写到后面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这特么到底是个啥......
@蝠夜 对不起我辜负了你的期望呜呜呜!!


话说这算单箭头么......请相信我米迦他没有病娇他只是不懂事而已......都是女王养出来的

百夜米迦尔是吸血鬼的第七始祖,类似于抚养者角色的是吸血鬼女王克鲁鲁·采佩西,宿敌是人类帝鬼军的费里德·巴特利,而且,他不太懂人类的事。
米迦有一个小秘密。
费里德·巴特利是人类,是帝鬼军的高级将领,最好的伙伴是一濑红莲和柊深夜,宿敌是吸血鬼第七始祖百夜米迦尔,他似乎很懂吸血鬼。
费里德也有一个小秘密。
米迦的小秘密是,他每次和费里德对战的时候,都会问费里德一个最近从人类那里听到的、理解不了的词汇。虽然一人一吸血鬼斗得你死我活,但在这件事上,却意外地一致。


 


“锵——”两人的武器碰撞出激烈的火花,两张表情截然不同却同样美丽的脸渐渐靠近,错过的那一瞬间,米迦照例问了一个问题:“什么是咖喱?”
费里德的动作有转瞬即逝的僵硬,然后在下一次的交锋的擦身而过间,他仿佛含着笑说:“一种还不错的食物,要我请你尝尝吗?”
“……我不需要人类的食物。”米迦冷冷地拒绝,吸血鬼只需要摄入血液就好。
“嘛,不要这么冷淡啦米迦~是很棒的食物哦~”费里德继续诱惑。
“我说了不需要。”躲开费里德的攻击,米迦一边说着,长剑闪电般狠狠一刺,却落了空。
“……”费里德沉默了一会,在米迦以为他们的对话结束了的时候,又听到极其细微的一句:“……那么米迦,需要我吗?”
“?”米迦莫名其妙地看着费里德。
“没什么,我在想事呢~”一个转身的功夫,费里德又是一副花花公子的轻浮模样。
又过了几招,损失了部分人马的大部队收工,两人再度分离。


“什么是死亡?”
“啊呀,吸血鬼一般不是不会死亡么,米迦怎么想起问这个呢~”
“……啰嗦。”
“嘛,该怎么和你解释呢……死亡的话,就是消失了,再也看不到了哦~”
“去了哪里?”
“这个……一般来说是会放进棺材的,但是战争时期……你懂的。”
“……”


 


“什么是kiss?”米迦的动作渐渐放缓。
“呃……你从哪里听到的?”消极怠工的两人干脆停了手,面对面站在战场的两头,周围已在刚才的打斗中化作废墟,触目惊心。
“……你别管。”像是想起了什么,米迦有些走神,因此连费里德渐渐靠近也未曾察觉。
“Kiss的话,就是这样哦——”快到近处时,费里德陡然提速,几个呼吸间就到了米迦面前,这是他们第一次在非战斗状态下靠得如此之近,米迦甚至能感受到费里德的头发拂过脸颊的微痒感。费里德毫不停歇地吻了上去,仗着和米迦的身高差,将他牢牢圈在自己怀里,强硬地撬开尚未反应过来的吸血鬼的嘴唇,与米迦的软/舌搅在一起,加深了这个吻。战场上反应迅速杀人如麻的第七始祖大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懵了,与他禁/欲的性格不同,吸血鬼的身体大多敏/感,此时身体异样的感觉让他感到非常狼狈。狠心对着在自己口中作乱的舌头咬下,在对方吃痛的一瞬间突然发力,挣脱了怀抱,红光一闪,剑就架在了费里德的脖子上。
“喂喂,米迦这是干什么,我可是很用心地在为你答疑解惑啊!”费里德不慌不忙地摊了摊手以表达自己的“委屈”。
“……你刚才做什么!”
“米迦不是想知道什么是kiss吗?刚才那就是啊!”
“……”是我错怪他了吗?米迦沉默着。
“……”费里德摆出一副“我好心为你答疑解惑你不但不领情还要攻击我”的表情,也沉默着。
“……”也许自己搞错了呢。米迦是个有原则的吸血鬼,虽然对敌人道歉这种事他做不到,但行动上表达一下还是没问题的。于是他仔细打量了一下费里德,然后把剑收好,走近他,一只手拉住费里德的衣襟,另一只手环住他的脖子把他拉向自己,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舔掉费里德嘴角的血迹。这下轮到费里德惊讶了,他趁机一把抱住面前非常强大却不谙世事得像个孩子似的吸血鬼,米迦身上有一种冷清的气味,很好闻,这是他早就发现的,却不想今日能如此近距离、长时间的品尝。
在这断壁残垣的战场,帝鬼军的中将紧紧拥住他的敌人,吸血鬼的第七始祖,他们短暂地隔绝了这个残破不堪的世界,他们的眼中暂时只有彼此。


 


“费里德,什么是喜欢?”
“我对米迦的感情就是喜欢哦~米迦能懂吗~”
“……想杀我这样的吗。”
“……不是……啊啊,这个没法解释呢……大概就是会一直想着对方,连死了也都要葬在一起的这种呢~我就很喜欢米迦哦~”
“如果是这样,那我不喜欢你。”
“……唔。”
“我还不想死。”
“……啊,我就说怎么能指望你能明白……你抓错重点了啦……”
费里德的小秘密就是,他早就喜欢上了米迦。


 


“米迦!你知道吗,这次的战斗,女王殿下亲征,一下就干掉了人类的一个很厉害的角色呢!就是以前总和你打的那个……叫……费里德·巴特利的?”刚从战场回来的优一身血腥的气味还未洗净,就兴致冲冲地找到了被女王放假的米迦,讲述他的见闻。
死了的话,就会消失,就永远见不到了哦~
啪。米迦的猛的合上了手中的书,语气不自觉间有些颤抖:“什么时候?在哪里?”
“呃……就半小时前,在东京城……诶米迦你去哪啊?!”不顾身后优的呼喊,米迦现在只想找到那个人,他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东京,战场上全是人类,大约是在打扫战场。米迦稍微冷静了些,环视一圈,随便抓了一个人类,正打算问出费里德的下落,战场另一边就传来一声饱含着愤怒和悲伤的喊声。
“红莲!!!”
是那个人,费里德提到过的。米迦手中微微用力,那人的脖子发出一声脆响,明显是断了气。粗暴地将人摔在地上,顾不得暴露行踪,米迦迅速向那个方向前行,只是几个呼吸间,他就看见了单膝跪在地上、军装破烂不堪的红莲和站在他面前、银发已经染红小半的深夜。而躺在地上的,郝然就是那个他所寻找的人。米迦松了一口气,放慢速度走近他们,长靴与地面接触发出沉闷的响声。深夜最先抬头,发现来的是吸血鬼后立马戒备起来,眼中射出仇恨的光芒,浓浓的杀意让米迦不禁皱眉。
“吸血鬼,别再靠近,”仿佛每一个字都花费了深夜极大的耐力,才让他没有马上对米迦动手。
“呵、呵呵,”米迦还没说什么,在他身后,红莲站了起来,因好友的死亡而面容扭曲的他,怪笑着拔出了刀。“来的正好,我正愁没人陪费里德,他那种人肯定会很寂寞呢。”狂风暴雨般的杀意夹杂着无尽的悲哀,让米迦失了动手的兴致,他摘下掩住面容的长袍,肯定地说道:“让他起来,他会想见到我的。”
对面两人在看见米迦的脸后顿时战意消了大半,他们怎会不知好友喜欢的是谁呢。
“你走吧,不用再来找他了。”深夜放下手中的枪,背过身去看躺在地上的费里德。
“……可恶!”红莲将手中的刀插进地面,语气十分不满。
“小优说费里德被克鲁鲁杀死了,”米迦向前走了几步,竟然微微一笑,“但是他没有死亡。”
“你说什么?!”深夜讶异地抬头。
“他说过,死亡就是消失,再也看不见了,但是我还能看见他,所以,他没有死。”米迦从来没发现自己居然能和根本不认识的人说这么多话。“让开,他现在不能 动吧,我要带他走。”
“不可能,他死于你们之手,我绝不会让你带他走!哪怕是你,也不行!”红莲一手按在刀柄上,形势一触即发。
“可他说他喜欢我,”回想着那人说过的话,米迦一字一句地说,“他还说过,喜欢就是死了也要葬在一起,所以,如果你们认为他死了,他应该放进我的棺材里。”
“……吸血鬼始祖诞生的地方吗,”深夜拉住有些失控的红莲,“若是费里德真这么说过,让你带走他……也无妨呢。”
“深夜!”红莲还想说什么,就被打断。
“你也看到了,虽说他是第七始祖,可他什么都不懂,”深夜压低了声音,“他只认费里德说过的话。”


“......切!”


“那边的吸血鬼,你带费里德走吧。”


 


“噢,米迦,你爱上他了吗?”


你爱上费里德了吗?


“不,克鲁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费里德,你什么时候醒,”米迦回到自己的住处,打开棺材,费里德安静的躺在里面,棺材很大,足以容纳两个人。米迦摘下披风,跨进去,趴在了费里德身上,舔着他胸前已经凝固的血液,含糊的说着:“你没有死,对吧,我还能看见你的。你现在体温好低,和那一次不一样......现在你像我们一样了,今天见到小优,他都说我最近好像很开心,话也变多了一些,你说,是不是因为你?”


“今天克鲁鲁问我,是不是爱上你了。”


“但我还没有问过你这个词呢。”


“费里德,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你起来告诉我,什么是爱?”

评论

热度(66)

  1. 落叶寒林兰凤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