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寒林

【晓薛】不许离开 高速车

小疼今天不吃药_:

没什么情节只想飙车,嗯…比较长的车吧


道长略黑化,occ


私设:晓薛带记忆重生,此为两人在米酒摊子初遇后,晓星尘来寻薛洋


不要跟小黄文讲道理,我不管我只管开车(。ì _ í。) ​​​


👇这是链接,车门锁死了,今天谁都别想下车


http://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风城:

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最近在看这本书
想写一个晓薛版的
里面有一句话我是听过来的
我觉得放在这偏文里比较合适
引用一下,为了不影响观看我把那句话打在文章下面


这次的这位患者是我师侄让我去看的,我师侄叫魏无羡是一位实习医师,不过天赋异禀,我告诉我的时候和我说我很有必要去看看
这位患者前几天刚刚出了车祸,失去了小指,然后他告诉他的好友金光瑶说他记起来了前世的记忆
他的好友觉得他有病,几次疏导后,毫无办法,送到了这里来


我被师侄领到了这所房间门口,刚刚开门就听到这位名叫薛洋的患者赶我出门,师侄很诧异,叫我出去等待,过了十分钟,他出来后说道“抱歉啊小师叔,他和我聊的时候没这样的”
我笑了笑,表示没关系
接着我推门进入了房间
本来觉得我会被他怒视或者吼一顿,没想到场面倒是十分安静
他:“晓星尘?”
我“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因为爱情”
我笑了起来,我觉得他这种性格不应该在这里,应该是一位很开朗的少年,我觉得他很有意思
我“我觉得你很有意思,不过你为什么一直不愿意看我?”
他“你管我?”
我被哽了一下
我“我师侄说我应该见见你”
他“就魏无羡那个基佬就是个被压的份”
我“我记得他并没有告诉你名字”
他“就算你们不告诉我,我也知道”
我“为什么?”
他“因为我在前世见过你们”
我“你为什么会相信有前世”
他“本来我也不相信,但是这个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了所以我相信”
我“我们不要像这样审问犯人一样一问一答好不好,我们聊会天”
他没有说话
我“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我“你刚刚说我师侄的基佬”
他“嗯”
我“我看他性取向挺正常啊,有可多女性朋友呢”
他“呵,你估计是没有看蓝忘机看他那个眼神,像黏在他身上了”
我“但是,这种事情是双方的吧,我看我师侄并没有意愿呢”
他呵了一声然后没有说话
我转移了一个话题
我“既然你知道我的名字前世一定和我认识吧,我和你的关系怎么样”
他好像顿了一下,过了好久才回答道“并不好”
我“啊..我觉得你挺好的,我还觉得我会和你成为朋友呢”
他并没有说话,一直低着头,我准备停止这次谈话他突然问道
他“你...有糖吗?”
我点点头,从口袋里拿出糖
不知道为什么,我成年后就喜欢在口袋里装两颗糖,几乎每个衣服里都有
他小心翼翼的把糖接过握在手里并没有要拆开吃的意思
他比我矮好多,特别瘦,他的朋友家庭十分富裕,对他也极其好,向上辈子欠他一样
他不应该这么瘦的
我内心范起了心疼,想揉揉他的头忍住了
我出了房间
我师侄在门外等着我,旁边还有蓝忘机,可能因为刚刚的谈话我看他们的眼神都有点不正常
师侄“小师叔怎么样”
我“他好像不喜欢我”
师侄“不应该啊,我当时见到他的时候他直接说出了我的名字,我连口都没有开”
我“他说他有前世的记忆”
师侄“是啊,他还问了你的呢,不然我怎么可能把你带过来”
我愣了愣,想了想随后说“师侄我想照顾他”
通过各种渠道我终于把薛洋带回了家
薛洋很奇怪,他特别喜欢盯着我,但是我看他的时候他又特别慌张的移开目光
在某一天的雨天,薛洋不见了
我满大街的找他,发现他蹲在一棵树下,全身上下到处都是血,我内心一惊,别是病症又加重了又有自残倾向了吧
我伸过手想拉起他,手却被他打掉
他“晓星尘你为什么要管闲事!就是因为你这悬壶济世的性格救了一个完全不该救的人!就是因为你这软弱的性子你连最后拿剑和我同归于尽的勇气!就是因为你,我当时被金光瑶追杀到重伤你就应该一剑捅死我,你抹什么脖子啊,你以为你自己很伟大吗?留我一个人在义城你以为我就开心了吗?”
“我告诉你,我开心!我可开心了!我把我们生活的义城屠尽,我把阿箐那个小瞎子掐死,我把宋岚做成凶尸!”
他像当时那样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眶微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最后他像是崩溃了一样
“救什么世界啊,救救我啊!”
我心中一阵抽疼,上前把他抱住
“道长...晓星尘...晓星尘....”
我根本不知道他口中所说的一切是什么,我只知道,他很伤心,我也很伤心,我想抱他
我也想亲吻他


晓星尘扣住薛洋的后脑,小心翼翼的凑到薛洋嘴边安抚似的吻了吻他的嘴角
两人都是第一次亲吻,没有任何经验,只有最原始的吮吸 撕咬
因为薛洋刚刚哭过,立马就没气了,在晓星尘怀里一抽一抽的
“走吧,回家吧”晓星尘抱起薛洋就往家里走去
或许我根本听不懂你说的什么,但是我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你







救什么世界,救救我啊
我当时听朋友说这句话我的心都要被刀子戳爆了

【宋晓薛】偷生(三)

浮海咸鱼:

薛洋追在宋岚身后。


“你倒是先别走啊!”


“你再走我就动手了!”


“喂!你是聋了还是哑巴嗯!……”


宋岚突然停下,薛洋揉了揉自己被撞红的鼻子,“谁让你忽然停下来了!”


阿箐:莫管劳资,劳资要跟他大撕三百回合。


宋岚沉默的看着薛洋,然后被他理直气壮的瞪了回去。


“瞅啥瞅,东西还我”


宋岚也没有任何回应,就这样跟薛洋干瞪眼,此时两人已经远离了闹市,走进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巷子。


薛洋失却了曾经的凶戾,再加上本来就心虚,竟然是服软了似的瘪瘪嘴移开了视线。


宋岚用拂尘在地上写下两个字:为何


他港爱将薛洋在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薛洋似乎是失忆了,性格也没有以往那样极端,甚至好像完全不懂得修道之事,否则也不会在看到阿箐的反应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既然什么都不记得了,为什么还要抢锁灵囊?


“还真是哑巴”薛洋嘀咕了一句,随性的耸了耸肩,“没为啥,老子见它第一眼就知道它是我的了,既然自己的东西出现在了别人的身上,当然是要抢回来,不是吗?”


经过二人刚遇见时的发生碰撞,薛洋自知自己是打不过眼前这个人的,何况自己手无寸铁,又失其一臂,哪用得着撒娇卖萌出卖色相装乖去哄这个哑巴。


现在看没戏了,便原形毕露起来。


能理直气壮的说出这样蛮横无理的话的,果然就只有薛洋了。


宋岚又一次见识到了薛洋对晓星尘的执念,只不过以前,他是大魔头,他是被大魔头操控的凶尸;而现在,他是个看起来像是乞丐的独臂少年,他是个当道士的凶尸。


不知道薛洋什么时候会恢复记忆,还是看牢一点吧。


宋岚这么想着,扛起了薛洋。


薛洋:?????!


薛洋:我艹!臭道士你放我下来!!




为什么有点尴聊的感觉……话说写到这里,老宋已经有点私心作孽了hhh毕竟老宋在薛洋身边那么多年又不止是杀人,更多的还是看到薛洋没日没夜研究修补灵魂的办法哦~所以我觉得老宋心里虽然还是会恨薛洋,不过已经不会想杀他了吧,再说薛洋现在这个状态,老宋那么好的人肯定下不去手啊。


其实吧老宋心里清楚要薛洋记忆不会恢复的最好办法应该是远离他。少受点刺激或许就不会恢复记忆再成为为祸人间的大魔头了吧(我好像剧透了不少……)

【宋薛】想和岚哥谈恋爱

唔...汪——框框:


*反话以及动作与内心相反梗*


曾有一种毒,诡异异常,中毒之人会行与心相反,言与心相反。
奇怪的是,此毒时而有效,时而无效,发作之征兆亦是莫名。
薛洋是万万没想到自己会中这种毒的!!!关键还他妈在这个时候发作!!!
他正踹翻一个小贩的摊子,突然手背一阵剧痛,已被抽出数道红痕。
抬首望去,发现一黑衣道长,负着拂尘,面容清俊,正冷冷看着他。
薛洋瞳中杀意一闪而过,正想拍出一掌,却发现心中涌上一种奇怪的感觉。完了……身体不受自己控制了……
薛洋抿了抿唇,发现自己的身体,不仅收回了一掌,反而朝着宋岚扑过去,抱住了那人修长的身躯。
宋岚身体一僵,眉宇间都似凝成冰霜,他本就厌恶不熟之人的触碰,更何况是方才做出如此流氓行径的薛洋。
薛洋内心:mmp,恶心。
却发现自己说出口的是:“道长,你好帅,我喜欢。”
宋岚的身体更为僵硬了。
于是金光瑶急忙赶来之时,就看到两人紧紧相拥的一个画面。
哦不,准确的说,是看到薛洋紧紧贴着宋岚不放的画面。
气氛尴尬无比,薛洋看到金光瑶,宛如抓到了救命稻草,他在心内喊:“你来的正好,快把我从他身上扒下来。”
脱口而出的话语却是:“你来干什么,快让这位道长把我带走。”
宋岚也看到了金光瑶,道:“敛芳尊?”
金光瑶摇了摇折扇,掩盖讶异,道:“宋道长,这是我家的一位客卿,你们何时如此相熟?”
宋岚皱眉,推了薛洋几把,发现完全没办法推开,道:“不熟……你家这位客卿是不是精神有点问题?”
薛洋听他这么说,气愤异常,脑海中道:老子只是中毒了,最厌恶你们这些所谓的正人君子!
可口中说出的是:“我没病,只是确实……仰慕宋道长已久。”
宋岚听他这么说,嘴角抽搐:“我不好龙阳。”
薛洋想把他碎尸万段,我又哪里像断袖了?!
宋岚用尽力气,把薛洋缠着自己的身躯和自己分开,问道:“方才你为何要砸小贩的摊子?”
薛洋心头冷笑:砸就砸了,哪有为什么!
可现实中反应的比自己想要的大,把宋岚和金光瑶都吓了一跳。两人只见,面前的少年委委屈屈哭了起来,抽噎道:“那个小贩……欺负我!”
薛洋此时年纪尚轻,又稚嫩俊秀,配上表情,还挺惹人怜爱。
宋岚还从没有过把人弄哭的经历,一时手足无措,也顾不得轻微洁癖,掏出一方帕子帮他擦拭泪痕。
一边道:“莫哭…小贩怎么欺负你了…若是过分,我定会替你讨回公道。”
只见薛洋抽抽噎噎道:“他家汤圆……一点儿……也不甜!”
宋岚:……
金光瑶:……

【晓薛】男神一直白嫖我空间肿么破(十二)

唔...汪——框框:

金光瑶抿唇笑着看薛洋:“说起这个,你是不是还应该感谢我?”
薛洋头也不抬:“感谢你什么,卖队友吗?”
“嘁,没良心。”金光瑶用手指点了点桌角。
他看见薛洋一直十分入迷地按手机:“你在干嘛?又在勾搭男神?”
薛洋继续紧盯屏幕:“是约男票。”
“恭喜晓星尘从男神掉段成为男票。”金光瑶去到了杯水。
薛洋长长的舒了口气,靠在椅背上:“你懂什么,那是进阶,不是掉段。”
“噗,行行行,你说的都对。”金光瑶摆了摆手。
看他这副模样,金光瑶继续问:“约好了?”
薛洋点点头,开始哼小调,“阿瑶,你说明天我穿什么衣服出去呀。”
“哇,看不出你还是一个在意打扮的人。”金光瑶嘲道。
“快帮我看看。”薛洋没有理他的嘲讽,开始一套一套试衣服。
金光瑶嘴角抽搐,暗恋阶段一过,又要重新开始了吗??!!!!
经过一晚上精心挑选(折磨金光瑶的眼睛),薛洋终于选好一套衣服,看来看去依旧不是十分满意:“你说我是不是要去重买衣服了?”
金光瑶:“……”
薛洋:“你看啊,男神那么帅。”
金光瑶违心地道:“你也很帅。”
薛洋听了这话点了点头。
金光瑶内心:你的脸呢???
第二日,薛洋来到约定地点,晓星尘已经早早地等在门口了。
一看就知道晓星尘也是专门打扮过的,白色的西服衬得他身材更为挺拔,扣紧的领扣增加了些许禁欲感。面容俊俏,眼含星辰。
薛洋不由看得有些口干舌燥,避开目光。
以后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了,想想就好兴奋!!!!
晓星尘主动走近,摸了摸他的头:“到了,我们进去吧。”
“好,男神你今天好帅啊。”薛洋赞美。
晓星尘微微脸红:“你也很可爱。”



如果魔道祖师编成剧本拍片子!

秦令:


01.


       义城前期剧本结束之后。


       导演:“可以了,辛苦各位了。”


       晓星尘看向薛洋,后者显然还没出戏,便伸手拍了拍薛洋的肩,低声安慰了几句。


       薛洋缓了一会,摆摆手示意。“没有,没事。你不是还在棺材里躺着呢吗,剧组不至于就剩我一个。”


       “……”晓星尘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薛洋叹了口气,继续自我开导:“以后你躺着就能领钱了,要这么想,其实还挺……………”


       然后突然没了声。


       晓星尘仿佛察觉了什么。


       薛洋:“妈的,我明天就去把尸体火化了。躺着光好看顶个屁用,又不能唠嗑又不能日的。”


       晓星尘:“…………”


02.


       魏无羡拍完乱葬岗围剿万鬼反噬那段之后。


       “唉,太惨了。”


       魏无羡叹气道。


       “真的,太惨了……”


       “怎么能这么安排剧本呢?”


       魏无羡表情沉痛,直拍大腿。


       “替身演员太惨了,我看着都疼。”


       江澄:“…………”


03.


       义城相遇,第一次夜猎。


      中间休息的时候,薛洋若有所思地走到晓星尘身边,拿来他缠眼的绷带,一圈一圈给自己缠上。


       晓星尘不明所以。


       只听薛洋一声暗骂。


       “妈的,果然有缝。怪不得路上铺了那么多石头块儿还一下都没绊着。”


       “……”


04.


       每次拍完金光瑶的片场,摄影师都会因为保持长时间半蹲姿势不动而腿麻。


05.


       戏后闲谈。


       魏无羡:“亲的上的都贼顺利了,怎么表个白就那么费劲呢??”


       聂怀桑叹道:“可能还得有江宗主的戏份吧。……编剧不好办啊。”


       江澄:“…………”


06.


       薛洋:“我一直觉得,三年同居,一块吃饭一块睡觉,还带了个孩子,这别是按着新婚小夫妇写的吧。”


       聂怀桑:“不能吧……你们还差了一步。”


       薛洋:“哪一步?”


       魏无羡温馨提示:“你看我跟蓝湛。”


       薛洋:“……”


       薛洋:“哦,天天。”


       蓝湛:“…………”


       薛洋:“没戏,我跟你讲。三年也没见着他处理过一回紧急情况,不是性无能就是性冷淡。”


       晓星尘:“……”


       魏无羡:“说得就跟人家会当面处理给你看一样。你情况来了当着人面处理吗?”


       薛洋:“说不准呢,他又看不见。”


       魏无羡:“…………”


07.


       薛洋:“嗨,宋哥!咱们来对剧本吧。”


       宋岚:“好。哪段?”


       薛洋:“就你成凶尸之后供我使唤那几段吧。”


       宋岚:“……”


       宋岚:“好。”


       薛洋:“OK!我有点饿,你去跟导演说今天帮我加个菜吧。”


       宋岚:“……”


08.


       薛洋:“都是晓星尘的锅。”


       “他怎么就不能想我一下。”


       “他要是想我了,魂魄肯定会自己飘回来看看我。”


       “然后我就能趁机把他魂拼全了给救活。”


       晓星尘:“……”


       阿箐:“呸!你要不要脸。道长会想你??要想也得想我才对。”


       薛洋:“那也成,他飘回来看你然后我趁机补魂救人。”


       阿箐:“……”


       薛洋:“但是他没想,所以我就没补成呗。”


       这么说着,顺便嘲讽地看了一眼宋岚。


       阿箐:“…………”


       宋岚:“…………”

关于雪音

孤青_高三努力奋斗中:

#这是一篇洗白文
#雪音黑勿看
#你要觉得我说的不对,那也没办法
#不正三观

呐呐,补完kaji的雪音,发现第一季第九集真的是有点难受。尤其是b站的弹幕,看得我一阵卧槽。
首先,雪音是做了很多不对的事情,这点漫里面雪音也是承认的了。他所做的事情其实他自己知道是错的,但是还是做了,所以这点更不可容忍。
在明知是错的情况下依旧做了错事的人,多半不是熊孩子。(注意是多半,我并没有说是全部。)熊孩子一般意识不到自己做的是错的,他会觉得好玩,会觉得有意思,但绝对不会认为自己做的是错的。雪音的所作所为刺伤了夜斗,就说明他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也就是说,雪音还是有善恶对错的观念,是非黑白还是分得清楚的。这是第一点,我觉得也是夜斗愿意一直忍耐雪音一直没有放弃雪音的原因之一。夜斗知道这孩子还有救,不至于彻底堕落。
那为什么明知是错的还有做呢?我觉得不是因为弹幕里和评论里有人说的那样“雪音是因为没有人告诉他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这个观点绝对是错的。雪音从年龄来看,十四岁,是一个人一生里最不安分最易改变的年龄。要知道,十四岁看上去已经不小也不算很大,其实对于孩子来说依旧是个不稳定的年纪。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你绝对不能说他懂事,也不能说他不懂事。他的是非观或许已经形成,但他的自控力还不到境界。他对自己的把握、对别人的把握、对世界的把握都不够。这个年龄很危险,稍不留神孩子就养废了。雪音之所以在有正常是非观的情况下还会做错事,我认为是他的自控力不足。雪音不能把握好自己的情绪,不能抵御心里的欲望,再加上他认为自己已经死了,心里的道德底线也随之放低,很容易就黑化了。
那些在弹幕里说什么“没有朋友不该想想是不是自己的原因”的人,一定不了解少年的心思。很多时候恶意不需要理由,可能你的一言一行与旁人不同,别人就会有不好的心思。这种恶意与承受恶意的人无关,他们只是受害者而已。没有朋友或许有自身的原因,但绝不能说没有朋友不管别人的事。就像漫里的学,他胆小怯懦,可能在同学中就显得比较特殊,这样的人最容易招致恶意。人心本善,但多数情况下恶会不由自主地扩散。学受到了夜斗的指引,鼓起了勇气有没有做出过分的事情,也算走上正途。
雪音的身世虽然现在官方没有给出具体的情况,但从已出现的线索来看,雪音生前一定经历过这样几件事:幸福的童年时代,被抛弃被无视的少年时代,黑暗中的阴影,以及孤独。雪音是一个极度害怕被抛弃的人,这段他的行为是很明显的。比如在他去学习之神那里求职的时候,他说了原因之一是夜斗不止他一个神器。这点给雪音带来很大压力。雪音知道了自己不是夜斗唯一的神器,又知道了夜斗以前斩杀过神器,心里自然而然地有了恐惧和悲哀。他觉得那是哪一天自己没用了或者惹怒了夜斗,夜斗很可能就会杀了自己另寻神器。虽然夜斗一定不会这么做,但雪音心里对此一定是有阴影的。这是压在雪音身上的一份痛苦。
在学校里的时候,雪音对生前的记忆有了模糊的印象,感觉自己曾经接触过这样的环境,也对这里有一种向往。后面我们知道,雪音生前没上过学,与我们这些都快厌倦学习的人不同,雪音从心底就对学习有一种渴望。这种渴望不一定是因为学习有多么快乐或是有什么特别的吸引力,最可能是因为其他同龄的孩子都可以上学,而雪音不能。雪音羡慕这种生活,羡慕到嫉妒。在他看到这些学生明明与他同龄却有太多他无法拥有的东西时,他的心里就会有一种极度不平衡的感觉。他的嫉妒渐渐占据他的心灵,会让他忽视自己拥有的一切。他并非不在乎夜斗和日和对他的关爱和感情,只是被嫉妒冲昏了头脑而已。在进行“褉”雪音接近黑化时,日和对他喊“我再也不和你做朋友了”,雪音是受到打击的,他有些清醒过来,这说明他在乎夜斗和日和。
痛苦与嫉妒让雪音失去了自己的自控力,从而跨过了那条底线。他做了很多错事。
很多人都说着风凉话,说什么“斩了吧”、“比起雪我还是更喜欢野良”、“这种神器留着有什么用”、“雪真是太讨厌了为什么不斩了他”之类的话语。说着这些话的人,仔细想想,你们真的讨厌杨永信吗?你们的想法和杨永信有什么区别呢?小孩子不听话电一电就好了什么的,和小孩子不听话打一打就好了有什么区别?我前面说了,雪音是有是非观的,只是自控力比较弱。其实所有的孩子都是这样啊。家长不能正确的引导等到出事的时候却想着让别人来管教,难道不是家长的失败吗?那些把孩子送到杨永信那儿的人就是我说的这种人,而那些说着“把雪音斩了”的人,和他们有什么两样?
夜斗从来没有放弃过雪音,不仅仅是因为雪音是一把厉害的神器,也是因为看到了他的可救。夜斗也有过动摇,但他没有选择斩杀雪音而是指引他、教育他,和他好好沟通,帮助他走上正途。他告诉雪音,你的确是死了成了神器了,但是我赐予你了人的名字,你就要把自己当人看,不要觉得自己哪里少了什么,你什么都不少的。他的话让雪音清醒过来,自己其实没必要去嫉妒别人什么,他也拥有很多东西。所以雪音心里的嫉妒消失了。此时他又看到了夜斗对他的爱,心里坚定了夜斗不会斩杀他,痛苦也消失了。这样的情况下,雪音的自制力回来了,他的是非观告诉他他需要忏悔。雪音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并真诚地忏悔,夜斗也因为他的忏悔而活了下来。
从后期看,雪音是一个小天使一样的孩子。他的本性是善良的,只是缺少引导而已。夜斗是引导他走上正途的人,雪音是真心喜爱他、把他当作主人甚至亲人的,所以最后成为了夜斗的祝器。
只是我对雪音的看法,要来找我撕的尽管来,我保证不会在意你。

剑外思归客:

补番补得意难平,千字短打。
避免敏感词只能够发图了。
——假如雪音比伴音来得早一些的话。